•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腾博会国际娱乐平台

敢与“天公”试比高 定南李月新发明避雷附加器

时间:2018-10-09 21:16:44  作者:admin  来源:附加器  浏览:153  评论:0
内容摘要:  敢与“天公”试比高——记“家用电器避雷附加器”的发明者李月新○钟明黄华图为李月新正在一丝不苟地修理电视机。张春华黄华摄  俗话说:“天上雷公,地下舅公”。“雷公”是闪电的俗称,因它力量无穷,出没无序,“雷公”在群众心目中是恐怖的,是无法与之较量的。然而,偏有人异想天开,想与“...

  敢与“天公”试比高——记“家用电器避雷附加器”的发明者李月新○钟明 黄华 图为李月新正在一丝不苟地修理电视机。 张春华黄华摄

  俗话说:“天上雷公,地下舅公”。“雷公”是闪电的俗称,因它力量无穷,出没无序,“雷公”在群众心目中是恐怖的,是无法与之较量的。然而,偏有人异想天开,想与“雷公”较量一番,他就是定南县历市镇的李月新。

  初识李月新是在他的新世界电器修理部里,只见他高高的个儿,朴素的穿着,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给你的第一印象便是执著。也许正是缘于这种执著的精神,现年52岁的他顶着多方压力,发明了避雷器,并于2001年2月获得国家专利。

  李月新1953年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父亲李池是定南县岿美山钨矿的一名普通工人。李月新从小便对电器感兴趣,他常常跟着父亲进车间,这摸摸,那看看,对车间的机器感到十分好奇。那时,工厂的喇叭每天8时、12时和18时都会准时播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小小的李月新便想,如果有台自己的收音机该多好!怀着这个梦想,李月新进了岿美山钨矿山上小学。当时学校实行住宿制,父亲每个月给他伙食费5元。而李月新揣着这5元钱并不舍得用,他常常吃一分钱一碗的紫菜汤,剩下的钱用来买晶体管。“因为晶体管可金贵啦,8元一个,相当于一个当时高级职称工人的一个月工资的三分之一”。谈起往事,李月新似乎历历在目。他硬是忍着饥饿,一分一分地将钱攒起来,两个月后凑足一定数量的钱,便买一个收音机配件。当到了三年级时,即1967年5月25日,他的矿石收音机终于全部安装完毕,那天一大早,他便将安装好的收音机在班上一放,咦,“神了”,居然传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那雄厚的声音。学校有600多人,许多学生都围过来看热闹,当时在该校任教的黄生贵教师也赶了过去,发现学生正在听一部矿石收音机。当了解到这收音机是李月新组装的,黄生贵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拍着李月新的头说:“真是个爱动脑筋的孩子。”李月新则将他组装矿石收音机的经历写成一篇小文,取题为《我是贫农的儿子》,发表在《中国少年报》上。当时,整个岿美山轰动了,小小年纪的李月新成了新闻人物。

  1968年,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开始了。李月新也不例外,他被下放到龙头公社茶坑大队,和他一起下放到茶坑大队的共有6人,他年纪最小,仅14岁。起初,他也和其他下放知识青年一样参加劳动。当时,村村通广播,生产大队要干什么事通过广播播放,群众也每天准时收听由大队部播放的广播。1969年6月的一天,邻村大山水生产大队的广播坏了,村民听不到中央台的新闻,大队的工作也不能通过广播安排了,特别是不能听新闻,不能听到上级指示,那是个政治性很强的事情,大山水大队找了几个人都修不好,技术师傅又在县城,当时公路通不了,又值阴雨连绵,来龙头公社至少要两天才能到,怎么办?大山水大队向邻近各大队求援,李月新听到这个消息后,毛遂自荐。茶坑大队大队长曾光亮看着这个还是“毛头小孩”般的李月新,半信半疑地问:“你行吗?”李月新很肯定地回答:“行。”实际上,他也没有十成把握,只是他听说电器方面的事就手痒。当天下午2时赶过去,检修到下午5点半钟,才找到症结,下午6时,广播重新在大山水大队响起。李月新成了名人,曾光亮说他是“小小技工师”。曾光亮见李月新有这个特长,就不再让他下田干活,吩咐他管理广播站,维护各生产队广播,检修小水电。从此,有了时间的李月新,一头扎进电器中。后来,他从警棍放电的原理中,发明了电子灭蚊(蝇)杯、电子灭鼠器,其中电子灭蚊(蝇)杯还批量生产,批发零售到龙南、安远及广东和平等周边县。

  1983年,李月新回到岿美山钨矿上班,在当时最好的产品检验科工作。他在干好工作的同时,仍然没有放弃对电器电子的研究,当时公路不通,困难再大,也阻挡不了求知若渴的他。为了买书,他曾经几次从岿美山坐车到龙南,到龙南住一晚上再坐车到赣州。他的工资基本用于买书买电子零件,用他母亲的话来说:“玩掉了”。

  上世纪90年代初,钨矿下马,他一家五口来到县城。在工商部门的支持下,李月新利用其优势开了间电器修理店。在修理电器时,他发现电器大部分是雷击而损坏的。一般雷电损坏面大,每次修理都在20元以上。因此,在修理行业有一句行话,就是“雷电一响,黄金万两”。他从资料中发现,每年雷电给我国造成的损失达100亿元左右。这时,他有个奇想,要是能发明电器避雷器就好了。当他把这个想法与亲朋好友一说,亲朋好友都反对,认为这纯粹是“无稽之谈”。因为全国、全世界有这么多科学家、专家都没有发明,你一个“土专家”能行?他爱人黄蓉莲听到他这个想法,更是气恼,抛出硬硬的一句“与‘雷公’打交道的人没有好结果”。顶着这些压力,李月新没有退缩。他决定从自己的收入中留下1/3的资金,购买书本、原材料。为更好地收集资料,他还狠心地买了台电脑。从此,他便在修理部做起了实验,一次次试验,一次次失败。但是,天生不服输的他没有退缩。在充分汲取前人防雷经验的基础上,经过反复构思实践,1999年3月6日2时,他终于成功制作出了第一个样品。当时,他心情无比激动,抓起电话就告诉他爱人:“我成功了!”黄蓉莲接到这个电话,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起身,来到修理店中,与他分享成功的快乐,夫妇俩还破天荒地在街上吃了顿夜宵回家。

  2000年初,他向国家专利局申请专利。国家专利局经过实地考察,认为其避雷器发明符合专利要求,市场潜力巨大,是目前世界上真正意义上的对所有电路电器都能达到彻底超压保护或避雷的保护器,并于2001年2月给他颁发了专利,专利号为00129188.2。该专利发明先后荣获香港国际专利技术博览会“金牌奖”,李月新也获得“世界科学技术发展成就奖”、香港国际新技术新产品博览会金奖等十多项奖项。今年“五一”前夕,李月新有幸参加了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前进的中国——跨世纪人才促进会”,并受到了仪仗队的迎接。“这可是建国以来,国家首次用仪仗队来迎接科技知识分子”,李月新每每回忆起来,至今记忆犹新,且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避雷器的面世,在电器业掀起了一丝波澜,许多人找到他,希望以专利转让方式购买其专利,被李月新婉言拒绝。他说:“好的专利技术,不是属于哪个人,哪个地区,哪个国家,应属于全人类,只有在全人类推广使用,才能发挥它的价值。”他还说:“我是一个平凡的下岗人员,如今既得到了国家的重视,又得到了世界的认可,今生今世,我已无怨无悔!”多么质朴的话语,多么深情的话语,但这就是李月新的内心写照。相信李月新的发明之路会越走越宽,越走越明。(编辑:钟耿)


相关评论